同性伴侣在美结婚后起诉争夺子女抚养权 法院已受理


“如果我们需要临时埋葬,以度过危机和难关,那么我们会与每个家庭协作并进行适当的安排,我们有能力这样做。”白思豪进一步否认“纽约公园处理遗体”之说,并称“很显然,在历史上我们曾用过哈特岛(来埋葬遗体)”。

前甘德尔市市长克劳德·埃利奥特也表达了失望之情。“我知道,美国正经历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,特别是在纽约,他们需要大量的物资,但是我们需要抗击的敌人不仅仅只在一个州,它是整个世界......当生活中出现悲剧的时候,我们需要每个人互相帮助。”

他指出,2001年“911”恐怖袭击以后,200多次航班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改道加拿大,而纽芬兰省甘德尔市,这个仅有10000人口的小城,当时收容了超过6600名美国乘客。机组人员挤满了甘德尔的酒店,乘客们则被带到学校、消防站和教堂,为此加拿大军方还空运了5000张帆布床。

相对于言辞激烈的省长们,特鲁多则淡定得多。特朗普阻止3M口罩出口后,他表示加拿大不会对美国采取报复或惩罚性措施。5日,他又表示,尽管有出口禁令,但他相信加拿大仍然能够从美国进口N95口罩,而在未来几天他还将与特朗普进行会谈。

对此,鲍尔表示:“纽芬兰省将永远不会放弃人性,如果我们要再做一次‘911’事件中做的事,我们将毫不犹豫,我们将再做一次。”他还表示,人类的一大教训在于,危机时刻,“你不能停止做人”。

纽芬兰省省长5日在发布会上反击特朗普决定 视频截图

阿尔伯塔省省长杰森·肯尼则隐晦地用二战批评了美国:“(二战初期)美国袖手旁观了两三年,起初甚至拒绝了向当时领衔战斗的英国和加拿大伸出援手。”

当地的商店则给这些乘客捐赠了毛毯、咖啡机和烧烤架;当地人给乘客提供了食物、衣服、淋浴场所以及通讯工具,让他们能够安然度过这场危机。

其他省的省长,也对特朗普提出了严厉的批评。安大略省省长道格·福特拿“家庭”来类比美加两国的关系:“这就像你的一个家里人说,你去挨饿吧,我们吃剩下的饭。我们和美国的关系非常好,现在他们却想玩这些把戏?不可接受。”

“说我对特朗普最近的行为感到愤怒,那是一种保守的说法了。我简直不敢相信,在危急时刻,特朗普甚至会考虑禁止向加拿大提供关键的医疗用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