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距离看052D驱逐舰吊装垂发防空导弹
来源:近距离看052D驱逐舰吊装垂发防空导弹发稿时间:2020-04-01 01:31:45


就在一周前,特朗普仍然流露出些许乐观看法,甚至扬言“4月12日应重新恢复社会常态、激活美国经济”,这显然和福奇的防疫主张背道而驰。

许多中国朋友喜欢把福奇比作“美国钟南山”。

3月30日,福奇称“疫情如控制不当可能会有二次高峰期”,并表示“导致10-20万人死亡也有可能”,但强调“通过努力可以改变”。

极右翼的泼污和特朗普的摇摆

3月30日,福奇对媒体表示,特朗普“正在听取工作组和我本人的意见”,呼吁媒体不要渲染“我和总统的‘较量’”;一天后,特朗普的“好人论”也应运而生。

很显然,在经过一段时间“冲撞”后,特朗普较他的绝大多数保守派“队友”更早、更清晰认识到,此时此刻“遵医嘱”更靠谱、也更符合自己连任的需要。

福奇出生于1940年,今年已届80高龄,比“大龄总统”特朗普还年长六岁。

从艾滋病、非典、猪流感、中东呼吸综合征(MERS)、埃博拉,直到此次新冠,他都无一例外地站在专业界最前列,向联邦政府提出针对性、可操作性的建议,并及时纠正其专业性错误。

他振聋发聩地指出“如果沾沾自喜而不积极采取遏制、缓解措施,确诊数可能大幅上升,甚至达到百万级数”,且警告“疫情不会因夏季到来而自动结束”。

为此他们不惜采用“非科学手段”,即渲染福奇“是民主党人”、他给特朗普的建议“是在帮民主党坑总统”。